一万小时定律。


约稿:1228192606

【楚路】今日无事

国庆小甜饼

酒后乱性

小路的激情表白

以上

都没有


“楚子航,你给我站住!”


芬格尔在旁边使劲拽他,也没把路明非游离的理智拉回来半分。

啤酒瓶子都摔出去了,青色的玻璃渣子飞溅,在水泥地上刮下一个半透明的疤。当事人还处于那一声吼的后劲里,在前面晕晕乎乎地站着,摇摇晃晃得像个不倒翁。被喝令站住的人转过身来,脸上除了不解没有其他多余的表情。

时间像是静止了,初秋的夜风吹着碎得只剩一半的酒瓶子满地滚,像是成了这一幕剧里唯一一个活物。


芬格尔在后面默默低下了头,不忍心看。...


【朝耀】0813



依然复健

我也不知道我写了什么

国国国设吧

短小慎

亚瑟·柯克兰在储物室捣鼓半天,回来的时候手上抱了一床旧的被子。


蓝的,星辰大海。


王耀看了一眼就笑出声儿了,说亚瑟你可真够长情的,这不是某个小王八蛋小时候用过得吧。你留着打算在联合国大会上公开展出来羞——别走别走,你这大老远抱来抱去的,我闭嘴成不?


英国人神情冷漠地看着王耀一个人自我发挥了一会儿,把被子往床上一放,顺势就坐了下来。距离一下子缩短了,王耀还在拼命憋着笑,肩膀一颤一颤的,晃悠着发梢,表情有些搞笑。
“想到了什么这么好笑?”

想起他三小时前出现在家门口的样子,穿着白色的连帽衫,戴着顶暗黄的鸭舌帽,连帽衫的帽子罩在...

【朝耀】0731



复健进度(2/5)

一段强加感情的吻戏描写。

亚瑟凑过来吻他,用嘴唇轻柔的碰触填补沉默的空隙。后者显然没什么心理准备,直接愣在了原地,睁大了眼睛,呼吸有些不稳,想要挣开,却被亚瑟按住了。
“别走。”他说。

王耀感觉心脏里像是有什么东西突然打翻了,里面盛着的酸涩液体一下子全倒出来,蒸得他眼底发干。亚瑟·柯克兰却加深了这个吻,他垂着眼,睫毛压得很低,让人看不清他的眼睛。只是原来扣在中国人手臂上的手顺着衣料的线条游走到人后脑勺上,混进他柔顺的黑发里。唇舌相切,缠绵打架,王耀快被他压得喘不上起来,喉咙里发出几声低低的挣扎,却连拨动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全盘接受着柯克兰这近乎强迫的温柔。...

【楚路】Pink


赶个路总生日末班车
傻白甜
ooc严重 复健产物

没等路明非回过神楚子航就把水杯拿回去了,若无其事地喝了一口,依旧一副正经人皮相。路明非看着他因为喝水而扬起的脖颈,觉得呼吸一下子变得沉重起来。

Pink

走出大厦的时候天阴郁得不行,灰沉沉的压得人要喘不过气来。七月下午特有的溽热,和着地下发散开来的土腥味,预示着一场大雨即将到来。
路明非站在门口的玻璃檐下看了一眼阴云笼罩的天空,闷湿的空气涌进鼻腔,他转过头看了跟在后面的楚子航一眼,传递了一个没伞信号,觉得呼吸有些困难起来。

楚子航今天穿了一件粉红色T恤衫,微长的头发在后脑勺扎了个小揪,纯得有点不要脸。他高挺鼻梁上架了副眼...

【朝耀】喜爱纠缠



02

打开房门就能看到王耀又坐在落地窗前的地毯上,背对着屋子。头发散在肩上,碎碎的。亚瑟趿着拖鞋,从他身后走过,惊觉这狐狸手边还放了杯牛奶,怪就怪早上醒来时脑部血液尚未回流,这位在仙女童话里长大的哥们顿了顿问了句:“你们妖怪不是只吃露水和头发吗?”

王耀在心里默念了三遍“他还小不懂事”抬起头看了眼此刻头发乱糟糟的某人,温声开口:“其实我们那里的妖怪流行吃人。”

“你以为我会信吗…”
声音低沉得近乎正义。
亚瑟终于得到了一次可以破穿王耀胡说八道的机会,凭着良好的科学素质和唯物精神,来一雪前几日被嘲讽的痛苦,内心很是雀跃,于是也不管再不去洗漱很有可能赶不上上班的地铁,又加:“我是英国人,...

【朝耀】喜爱纠缠



旧文,小小地改了改
就偏离了原大纲的方向
缘更
意思是我很咸鱼还低产狗血后妈…
狐仙耀。

喜爱纠缠01

“纠缠不清的都是前世情缘。”

“你…”

下一句“又要干什么”被人不断没羞没臊凑上来的动作生生咽回喉咙里。亚瑟·柯克兰黑着脸,估计再往后退一步他就能直接贴进墙壁里。

距离很近,鼻息可闻。面前的始作俑者却不慌不急,微张了张嘴像要说什么,一双似流了金的眼睛毫不掩饰笑意。亚瑟·柯克兰屏住呼吸,从里面看到一个面红耳躁的自己。

“干什么?”

“…嗯,前时间雾霾吸多了,你身边空气新鲜。”

——————

人在为某些命中注定的相遇埋伏笔的时候总喜欢用上...

【楚路】Long



路总生贺

特点是短,傻白甜写多了要换个风格

路明非我爱你一辈子!!!

——————

“我们还有十九小时五十八分钟。”

醒来的时候手机显示深夜十一点十九分,北京时间。
路明非轻轻掀开被子,过了好久才敢挪动一下抽筋的小腿。
全世界能在七点半入睡又在十一点因为腿抽筋醒过来的蠢货估计只有他了。路明非在灰暗的房间里睁着眼,拿出一模听力时的专注度,目视前方,两分钟。直到楚子航的睫毛颤了颤。

“你在扮演小熊维尼…?”
楚子航没戴美瞳,瞳孔是金色的,此刻微眯起看着面前一脸白痴状的人。后者显然受不了搁在小说里可以被描写为“灼灼”的目光,眼神立马没了刚才的气势,躲躲闪闪,最后落在楚子航身上的被子上,补上了一句...

【朝耀】石榴


一个发生在上个世纪某英租界的故事。
双向
性格僵硬死板碎碎念并且自作聪明的先生×可能是个杀手的心机boy老板
傻白甜。
有一丢丢红茶会??
讲真,这文的逻辑有问题

 外面下着雨。

 王耀又靠在玻璃窗上,眼神打量着楼下撑着黑伞匆匆走过的人。身子和冷冰冰的玻璃只隔了一层薄薄的病号服,老气的蓝白条纹,倒衬得他脸色苍白。
 天空依旧是灰蒙蒙的,又有雨,阴沉得像是随时会掉下来。屋子里的无线电倒工作正常,没有感情的女声依旧说着“白种人应该提高在殖民地应有的声望…”后半句还没说完,就被人“啪”的一声关掉了。
 王耀在心里已经准备好了那个人下一句的责备,无非是“你别...

© _鹿取 | Powered by LOFTER